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蕴的博客

欣从有胆处觅友 贵自无字中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说诗道词 (学术探讨)  

2012-08-31 16:05:15|  分类: 学术探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学术探讨 (一)

        写诗词是把自己内心的感受,用文字来表达的一种文学创作方式。要想写出一首好诗词并不容易,在写诗词的过程中,需要对诗词中所用的语句、结构、词性、乃至所表达的意境进行反复推究,才能有所收获,有所提高。

 写诗词的要领是:尽可能把每一个字或词的含义表达清楚。做到层次分明,结构紧凑,起承有序,转合得体。 尽管每个人写诗词的风格不同、角度不同、感受不同、用意不同,但共性之处还是可以借鉴的。

我曾经写过一首《南乡子  钱湖泛舟》

碧水映芬芳,柳色晶莹翠带长。似觉已成天外客,疏狂,对饮湖神与玉皇。

雨后复斜阳,难敌荷风扑面香,叶转珍珠行不定,清凉,细语催人入梦乡。

我的一位朋友读后说:“老兄,你的湖水也够厉害,连芳香也能映射出来”?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,自己犯了一个逻辑错误。于是改成“碧水映山光,柳色晶莹翠带长。”所以说,一首诗词须经反复推敲,有些不经意间留下的病端,能在反复推敲中发现和消除。

在网上,经常看到在有些诗词作品里的用字、用句不合逻辑和情理。有些是不经意的,自己没在意,有些则是概念模糊,吃不准。我举几个例子:

1、我写的“碧水映芬芳”,粗看没什么问题,细究却存在逻辑错误,因为碧水是映不出芬芳来的。

2、一位诗友写的:“一江春水去无声,幸有扁舟同月明。”同样,粗看没有问题,细推则不合情理。只有日月同辉之说,没有舟月同明之理。舟月是不可能同明的,这不属于形象思维之列。

3、另一位诗友写的:“官商一脉好相酬,曲阁暗通春胜秋。”曲阁暗通,换句通俗的话来说,其意就是暗箱操作,其思维构想合乎逻辑,但词语表达不合情理,令人费解。

当然,各人的诗词风格不同,有的人喜欢说得明白,有的人喜欢说得含蓄,留有余味,这些都无可厚非。但这并不是说越含蓄越好,以致含蓄到别人看了一头雾水,不知南北。在我看来,无论含蓄与否,总得让人有个认知、认可的程度。

值得一提的是写诗词应该虚实结合,更须拓宽想象的空间,如果诗词光写实,就会味同嚼蜡。如何拓宽想象的空间,使得你的诗词内涵丰富,形象生动,这就需要你不断学习和知识的积累。与此同时,你的想象必须要合乎逻辑,切合情理。

例:“似觉已成天外客,疏狂,对饮湖神与玉皇。”在当时,自己的感觉已成方外之人,把(湖神和玉皇)不存在的东西,写成存在,这种想象是合乎情理的。这种虚写的方法,增强了词的趣味性。

“叶转珍珠行不定,清凉,细语催人入梦乡。”这是实写。雨后,荷叶上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风吹荷叶,就象一颗颗滚动的珍珠摇曳不定。清风徐来,凉爽宜人,微波荡漾,犹如娓娓细语,象在诉说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,又象是一曲美妙的催眠曲,催人进入梦乡。由于诗词受字数的限制,不可能把所有的意境面面俱到,留下一些余味,更能增加了诗词的可读性。

你如果有了一个很好的素材或者构思,在用文字表达时,要考虑到词语的组合、结构安排的合理性,要层次分明、条理清晰, 如果语无伦次,上下颠倒甚至杂乱无章,再好的素材也难以让人喜欢。

 很多时候,我们在写诗词时会感到词汇缺乏,感到词不达意。这不仅仅是初写的人有这种感受,经常写作的人也会有这种感受。原因是人的思维经常处于起伏状态,人是不可能使自己的思维始终处于一个亢奋状态,在这种情况下,人往往会产生惰性,常常会产生怀疑自己能力,产生放弃的念头。所以说,写诗词需要坚持,需要有毅力,做任何事情都一样,这就是成功与失败的分界线。虽然,百分之百的努力,并不等于百分之百的成功,还在于方向的选择。无论成功与否,只要你能坚持,在你努力的过程中,就会在从中感到充实,感到快乐,感到宽慰。

我们在写诗词时,有几个问题值得注意:

  1、     诗词的立意

    写诗词的立意最重要,就是说我要写什么。立意就是主线,其诗词内涵应该围绕这个主线来写。就像写文章一样,有一个中心思想,有了中心思想以后,文章就可以围绕这个中心来展开。我举两个例子来说明:

例1、陆游的  卜算子.咏梅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陆游的这首 《卜算子 咏梅》,整词以咏梅两字来展开,咏梅就是立意,词中用语句句扣入,逐句递进,结句更把梅之高贵品质表述得淋漓尽致。同时从词中可以看出,陆游更把自己比作寒梅,无论身境如何,世俗风雨如何,都改变不了自己与梅花一样所具有的不畏严寒的高贵品质。这首以物拟人,以梅明志的《卜算子 》被世人公认为咏梅至尊,至今也没有人能够超越他。

例2、我写的  七律   致陆夫子

 春光满目遍繁英,杖旅时闻百鸟声。俗海迷途须止步,苍山胜景可怡情。

额筋无突天天乐,汗背何争事事成。潇洒人生应不惑,毋留长叹到霄庭。

陆夫子是我的一位朋友,因为关系很好,所以说话也随便了许多。致陆夫子就是说想对陆夫子说几句话,这就是立意,诗中的表达的内涵围绕这个主题来展开的。有了立意之后,就会使自己的写作的内容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,就不至于离题或显得松散。至于用什么方式和角度来写,作者可根据自己内心的感受来表达。在这首诗中,语句的表达还是显得比较幽默和风趣,虽然是开玩笑,同时也透射出一些人生的哲理。

有不少的诗友喜欢写无题诗或词,这无可厚非。因为具有功底的作者会把题立在诗中,意立在词中,读后使人明了,李商隐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人物。但是,我在网上看到有些作者的无题诗、显得杂乱无章,其实根本不知什么是主题,因此只能用“无题”二字来搪塞。要知道凡是无题诗,必有针对性,只是不能明说或者不想明说罢了。

2、 语句的用运、

诗词与散文不同,它受格律和字数的限制,不能随意发挥。所用的字或词必须高度凝练,要具有概括性,更需要符合逻辑、适合情理。

李清照有句: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使用的语句显得十分优雅、清丽。就“绿肥红瘦”四个字来说,在格律的条件下,我们可作相应的调整。如果把它调整为“瘦绿肥红”,这样的句子是成立的。如果再把它调整为“肥红瘦绿”,这样的句子也是成立的,这就要看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。

并不是所有的词语都能调整。苏东坡有句: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。起句气势磅礴,犹如万丈瀑布,飞流直下。就“大浪淘沙”四个字来说,是不能进行调整的,如果把它调整为沙淘大浪,或者是浪淘沙大,显然,这样的句子是不成立的。因为它有一个前提,只有在大浪的情况下才能淘沙,这种逻辑关系是不能改变的。同样,许多词语和成语的使用,要有选择性,在使用时必须具有合理性。

3、 词语的组合、

一首诗词是由很多的词语组合而成,因此,用什么样的词语组合十分重要,这要看作者的底蕴了。 我的朋友在网上建立了一个Q群,专门探讨诗词,相互学习、相互交流,各抒己见、畅所欲言。这对诗词写作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。

Q群的诗友写了一首绝句:“墨彩染天穹,韵和窗外风。长歌摇烛影,已下夕阳红。”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是具有一定功底的,而且有潜力之人。写诗词意境固然重要,但没有好的词语组合,再好的意境也无法体现。在这首诗中,还是存在有待推敲的地方。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:墨彩——原意是浓墨重彩之意,墨——用字不当。墨彩无法和结句夕阳红贯通起来,整个天空都黑了,那么,夕阳怎么能红起来?改为:浓彩就能贯通了。韵和——和:参和之意,在这里是仄声,而不是平声字,这样形成了孤平。长歌摇烛影——晚霞满天、夕阳将下,天还没黑,何来烛影,用语不合情理。 所以说,语句的组合和用运必须仔细推敲。
      “遮天闭日黑云汹,银钩划长空。惊涛骇浪舞狂风,惊雷撞巨钟。玉珠落,树如葱。千山断行踪,青烟飘逸绕群峰,悠然竹影躬。”这是另一位诗友的作品,词牌《阮郎归》。从整体来看还是不错的,把雷雨的情景描写得很细致、到位。但“撞巨钟”“树如葱”、“竹影躬”等句用词不是很舒畅,整篇感觉还是直了一些,少了起伏感,如能把自己的情感融入词中,那就更耐读了。

八声甘州·剑门关怀古:“看风烟滚滚漫雄关,奔雷正惊心。说五丁开道,暴秦入蜀,鬼哭神吟。自此川中大乱,金鼓扫梵音。回首征夫路,一派幽森。   痛悼将军碎首,看马蹄勒石,斧钺难寻。枭雄随天远,飞瀑击潭深。想当年,挥戈白战,裹饥饱,热血作甘霖。怀君梦,高山仰止,壮志难禁。”这是另一位诗友的作品,该词气势磅礴,很有力度。作怀古诗词比较难,是需要有丰富的历史知识。在《八声甘州》词中多有领字,词中的领字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,运用得好坏,会影响到整词的质量, 就这首词来说,整篇十分舒畅,令人赏心悦目。只是在领字运用上还要注意,词中的“幽森”、“裹饥饱”等处略显生硬。 
          写诗词的最好方式是相互探讨,才能有所提高,而且是事半功倍。如果相互不交流,自己埋头写作,水平提高不快。何况相互交流也需要有勇气的,不要怕自己的作品会被人嘲笑,要正确面对他人的评说,也许,你能从别人的评说中得到启发,从而修正自己的不足。

4、 诗词的结构、 

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写作,都绕不开诗词结构这个环节。如果结构安排不合理,就会损害诗词的整体质量。诗词的结构主要在于语句安排紧凑,能承上启下、转合得体,语句表达有次序,使诗词的内涵表达清晰、隽永。

 我举两个例子:《江南春》·夏日游湖——“临酷暑,柳低垂。邀朋登画舫,呼友赏荷姿。湖波荡起清凉意,自得逍遥载暮归。”这是Q群的一位诗友的作品,已经过几次修改。从整体来看,这首词的结构安排还是比较合理的,布局层次分明,条理清晰,用语逐句递进,最后结句显得风趣有味。不失为一篇可读性较强的作品。从中也可以看出,诗词的结构安排得合理,作品就显得有生气,但就其整词的深度来说,还存在有待于提高的余地。

《浪淘沙》.咏竹——“绿竹自猗猗,素雅相宜。人生淡泊惧何词。弄笛吹箫看日月,秉性难移。     虚节作云梯,欲与天齐。襟怀若谷把诗题。听雨观霜经冷暖,傲骨长栖。”这首词的整体结构安排还是不错的,条理也比较清晰,但上下片变化不大,有些语句有待推敲。例:人生——你是在咏竹,不是在写人,如果想以物拟人,最好用暗示的方式。虚节——竹子只有劲节、虚怀之说,没有虚节之理,如果竹节虚了,不倒下来才怪,用词不合情理。如改成:“劲节作云梯”就合乎情理了,而且更加体现了竹子的品格。  

5、 诗词的内涵表达、

写诗词的目的是表达内涵,或言志、或抒情、或写景、或者叙事记史,都是通过文字来表达内涵。我以我们诗社十四集诗集中陈无倦、傅璧园两位老先生的诗为例:

陈无倦:读元章兄《静观流叶》

纵横观察目光深,流水行云论古今。说梦精微楼外语,话诗隽永牖边音。

不挥一掬悲酸泪,但示十分无奈心。历史舞台依旧是,前人唱罢后人吟。

我读过叶元章老先生的不少诗词作品,十分敬佩,从中受益不浅。却没有读过叶老先生的《静观流叶》,对书中的论述也无从知晓。但从陈无倦老先生诗中的记述 “纵横观察目光深,流水行云论古今。说梦精微楼外语,话诗隽永牖边音” 中可窥一斑,定是至理至深,精辟隽永。

陈无倦老先生的诗,无论从起、承、转、合,从粘对、对仗、词性、词语组合上来看,都是十分精致的,整诗犹如行云流水,十分舒畅。首联和额联是对《静观流叶》之书的精辟描述,颈联是对叶元章老先生的经历和为人品格的敬陈,尾联是相互慰勉。整诗层次分明,条理清晰,笔风老辣,令人赞叹。

 我们再来看一看傅璧园老先生的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窗·一      

如火青春去不逢,年年雨雨又风风。唱回清梦鸡声远,催却韶光驹影空。

邮亭驿馆寻常迹,马背车窗何处踪?洒向长空泪成血,一林霜叶半林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·二

高天爽气碧云开,满目西风着意催。静夜卧凭书一卷,晴窗暖借酒三杯。

东篱黄菊采还有,北地飞鸿去又来。虽老犹然英气在,五昙原有掌心雷。

傅璧园老先生已是90多岁高龄的人了,他今年送来的稿件,字迹歪歪斜斜,很难辨认。令人敬佩的是,他用抖动的手,至今依然笔耕不止,这种精神实在是让人敬仰之极。他的诗用笔有力,掷地有声。

现在我简单地解读一下傅老先生在诗中所表达的内涵。在秋窗(一)中,首联是对过去的追忆,额联是今天的实况,颈联是今日和过去状况的对比,尾联是悲壮心情的陈述。整诗结构完整,表达有序,条理清晰。在秋窗(二)中,秋高气爽,西风勤催,每日以书酒遣怀。花开花落,雁去雁回,岁月去之何迅,但心中英气依然长在。结句更是苍劲有力,内涵丰富、意境深邃,使整诗达到了高潮,更使读者读后回味无穷。(注:五昙——词义有多解。在诗中的昙字是指昙花,五昙是指五朵昙花,在这里暗喻五个手指。)

从以上两位老先生的诗中可以看出,他们把诗中的内涵表达得十分清楚、生动。表达的笔法精炼,令人赞叹不已。

写诗是益智、益身、益心之举,虽然在诗词创作的过程中十分辛苦,但苦中有乐。当你创作出一首自己十分满意的作品,心中那种快乐的感觉是别人无法分享的。何况一个人精神上的快乐,是最大的快乐,是任何金钱和物质都无法替代的。

 陆游有句:“洳真果学诗,功夫在诗外”。要想写好诗词,并不能光在文字堆里用功,更需要在文字以外获得丰富的知识来充实基础。需要有历史、地理、人文、自然、乃至佛教、医学等方面的知识,扩大自己的知识面。

当你写了一首诗词以后,尽管你花了不少精力,但还是需要进行认真修改的,自己的作品首先要使自己满意,如果连自己都不满意,这样的作品肯定有不足之处,何况自己满意的作品并不代表着别人的喜欢。每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一种境况,当自己作品的用字、用句存在不足之处时,一时实在是想不出可以替代的字句,应先放一放,读一些古人或者他人的诗词,或许能从别人的诗词中获得灵感和启发,来修正自己的不足之处。但不能久放不续,放任自己就会产生惰性,就会形成一种不良的习惯。

在我看来,不管你的基础如何,只要有兴趣,只要你能坚持多读、多写、多走、多看、多悟,并能持之以恒,你所创作的诗词作品,一定会有根本性的变化,会有质的飞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学术探讨 (二)

 

   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灿烂文化非常博大精深,是我们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,它所创造的文明成果,在世界的文明史上,留下了辉煌的篇章。单从诗词方面来说,特别是格律诗词,更是在世界上绝无仅有,这些了不起的文明成果,我们应该十分敬重它,珍惜它,应该努力去传承和发扬它。

        就诗词方面来说,以今天的目光去审视古人的文化积累,除了敬畏和感叹之外,同时发现也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。经过我的研究,特别是在音、韵方面存在着一些缺陷 。这是历史的阶段性的原因所造成的。我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:

一、诗韵和词韵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也不知是哪位老先生的手笔,把律诗的四联定格为:首联、额联、颈联、尾联。这种划分方式显得头重脚轻,不显端庄。在我看来,应该把它划分为:首联、胸联、腰联、尾联,这样才显得匀称。我想,具有五千多年历史文化的泱泱大国,这个问题该是纠正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1、诗韵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所用的诗韵来自汉语的日常用字,而汉语用字的读音,来自古汉语拼音。换句话说,我们今天所用的诗韵的语音来自古汉语拼音的汉字语音。早在三千多年前,古人就已经对汉语的文字和语音进行不断探索和改革,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探索、总结,人们发现在汉字语音中存在着高低起伏、抑扬顿挫的条件,如果把这种抑扬顿挫的条件,应用在文学的表达上,将使文学的表达产生十分强烈的艺术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 早在唐代,汉语的语音已经有了标准读音,但在实际推广和使用中存在差距,(就像现在仍有许多人读不准普通话一样)太多的方言,使得标准读音很难得到普及。因此人们在诗歌创作中遇到了麻烦,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需要有一部统一规定的用字,这样就有了韵书。这些韵书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的锤炼和不断改进,又经许多先贤的修正,才形成了流传至今的诗韵。

      诗韵的确立使得许多文人、才子在文学创作中,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 尽管如此,以今天的目光来看,诗韵在语音字归类上存在着一些缺陷,存在方言语音的现象,可能是我们按照现代汉语的标准语音来衡量过去的语音的缘故,但实际使用上确实存在不合协的地方。例:在平声【十二文】韵部中,文(wen)字的语音和勤(qin)、斤(jin)、殷(yin)等字的语音,两者的音域相去甚远,却把相去甚远的语音划归同一韵部,而且规定了邻韵不能借用,这就造成了用韵困难。何况,在【十二文】韵部中,能作为韵脚的字又少,如果你起句用文字作为韵脚,硬把勤、斤、殷等字作为诗韵的韵脚,整诗就会显得不协调、不舒畅。在我看来,“文”字的语音到是和邻韵【十三元(古音为men)】中的魂(hun)、盆(pen)、村(cun)、痕(hen)等字的语音音域更近。因此,古人遗留的缺陷我们不能将错就错,作者在创作时应注意避免用相去甚远的语音字作为同韵来押。我不反对邻韵的同韵音字借用,或许,邻韵借用产生的效果会更佳。

        在诗韵中,特别是在入声韵里,语音字归类更是存在方言读法的语音。经过我的研究发现,其实入声字的归类,就是把难以做到统一的众多方言语音统一在一起,用一种方言语音替代多种方言语音,这样就起到了当时作为标准语音的作用,才有了可作为诗歌韵脚的统一用字,避免了用韵的混乱,这对当时来说,未免不是一种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 《新华字典》中刊印的字音,是当今最具权威的汉语标准语音。随着普通话语音认同的进一步提高,方言的逐步小化,使得在诗坛上引起了应该用古韵还是用新韵的争论。由于时代不同,人们有一种推陈出新的愿望,这并不是坏现象。但是,我们不能因为古人在诗韵上存在的一些瑕疵,以点盖面,给予全盘否定,毕竟古韵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锤炼,至今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在我看来,使用新韵、古韵两者并不矛盾,不能因为你喜欢用古韵,就排斥新韵;喜欢用新韵,就以推陈出新为由来否定古韵,这些观点都是不可取的。如果你根本不知诗与韵的来由,却冠以推新自居,或者自以为认识了几个现代汉语拼音字,就妄下定论,那你太肤浅了!

         2、词韵

        无论什么样的版本的词韵,都是从诗韵转化而来。词韵的最大特点是:把诗韵中相邻或音域相近的韵部可以通用。这样极大地放宽了韵脚的限制,能使作者有更大的发挥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 以辛弃疾和陈亮唱和词为例:《贺新郎》同父见和,再用韵答之

        老大那堪说!似而今、元龙臭味,孟公瓜葛。我病君来高歌饮,惊散楼头飞雪。笑富贵、千钧如发。硬语盘空谁来听?记当时、只有西窗月。重进酒,换鸣瑟。       事无两样人心别。问渠侬:神州毕竟,几番离合?汗血盐车无人顾,千里空收骏骨。正目断、关河路绝。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男儿、到死心如铁!看试手,补天裂。

       在辛弃疾词中所用的是入声韵,韵脚为:说、葛、雪、发、月、瑟、别、合、骨、绝、铁、裂。如果按照现代汉语标准语音去读这首词,韵脚就会显得很别扭,读不通。这是因为古人把一些发音短速、急促的语音字,归纳到入声韵里,存在着方言语音。我们在读古人的诗词时,凡是碰到用入声韵字作为韵脚,必须按照古韵音去读,才会感觉流畅。(说xue  葛ge 雪xue 发fe 月yue 瑟se 别bie 合he 骨gue 绝jue 铁tie 裂lie)

        尽管入声韵中存在方言语音,与现代汉语语音不相投,但在实际的应用中,还是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在宋词中,象《满江红》、《贺新郎》等词牌中,古人多以入声押韵,其气度、其内涵表达的高亢激越程度,是其他音韵无法比拟的。

 以岳飞的《满江红》为例:
        怒发冲冠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           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。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。朝天阙。(词中的:“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”有的版本为:“驾长车、踏破贺兰山缺”)

      岳飞的词气势磅礴,表达了他壮怀激烈,收拾河山的英雄气概和决心。 从词中可见使用入声韵的良好效果。因此,我们在传承几千年灿烂文化的同时,不能以损害古代文化为代价,一定要把握好传承与发扬的关系。

二、《中华新韵》、  

        随着现代汉语拼音的地位的巩固和提高,用字符组成的古汉语拼音,已经消声匿迹,所幸的是,在《新华字典》里,依旧保存了古汉语拼音的字符,只是绝大多数人,已不知该如何去拼,如何去读了,有兴趣的人可去作进一步的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 由于时代不同,认知不同,特别是对古汉语拼音的无从所知,习惯于现代汉语拼音的语音,因此,作为现代作者,特别是年轻作者,希望有一部能反映时代的韵书,《中华新韵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,受到了广大年轻诗友的欢迎,这也是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发扬,应该值得充分肯定的。

       由中华诗词学会2005年出版的《中华新韵——十四韵》是完全按照现代汉语标准语音来制定的,平声韵和仄声韵是根据现代汉字的四个声调来决定,(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)同时规定了前两声为平声字,后两声为仄声字,多音字根据用字时的声调决定平仄,去除了入声韵,并将原入声韵的派入注以说明,这一点是值得称道的。但是,《中华新韵》在编制的过程中存在草率的现象,对语音研究的深度不够。去除了入声韵,是为了适应时代的需求,与时俱进,这并没有什么过错。但是在韵部归类上,特别是在前鼻音和后鼻音字的归类上,又产生了新的缺陷。这是十分遗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举个例子作一说明:在后鼻音韵母中,只是笼统地将后鼻音声韵eng、ing、ong、iong归类于同韵部可以通押,使韵部归类过于扩大化,这就形成了用韵混乱现象。以横(heng)、情(qing)、龙(long)、雄(xiong)四字为例,在实际使用中,如果把这四个字作为同韵来押,结果会很不协调,破坏了声韵语音的音律、音域和音质。就横、情、龙、雄四字来看,横和情音域相近,在古韵中可以相押,但严格来说还是有所区别的。龙和雄音域很近,通押无妨。横和龙、情和雄则根本不在同一音域,如果体现在诗词中,就会产生音韵跳脱现象,使诗词的音律、音质发生变化,就会损害诗词的气韵。不要以为放宽押韵,可以方便作者的使用,却会在实际使用中产生负面效果。我们在改革声韵时,必须以科学的态度,对时代、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,这样才能使声韵的改革更优化。

       《中华新韵》毕竟是新时代的产物,我们应该重视它。存在一些不足之处,有待于日后的完善。只是作者在使用时,应有所辨别、有所选择,这样才能使诗词向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三、诗词的理解和辨别、

        一首好的诗词能千古流芳,它能激励人、感召人,具有强大的震撼力,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关键是读者如何去理解、如何去辨别一首诗词的内在质量。我举几个例子:

     1、山西运城市黄河边上的鹳鹊楼中,有一首唐代诗人王之涣的诗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。此诗看起来是在写景,但是,诗中蕴藏更深层次的含义,令读者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 一千多年来,鹳鹊楼几经损毁,但屡毁屡建,最关键的一条是因为有了王之涣的这首诗。可见,好的诗词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
    2、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。这是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被俘后坚贞不屈,视死如归,在死前留下的一首诗,他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多少年过去了,每当国家遇到不幸时,文天祥的这句千古绝唱,不知感召过多少人,为国之存亡而浴血奋战。同样可见,一首好诗词具有感召力,它所产生的精神动力,是无法估量的。

    3、“ 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”杜甫的这首《春望》很长时间被引用在教科书中,想必大家对诗中的含义已很了解,也不用多作解释了。我每次读这首诗,每次都有新的感受。在这首诗中的前三联,读来感觉字字千钧,力透纸背,震撼人心 。从诗中深刻地反映出战争的烽火对一个国家造成的灾难是多么深重,会在百姓的心灵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痕。

    4、如何辨别一首诗词的优劣,并不在于其华丽的辞藻抑或新巧的手法,而是在于其诗词内在具有的质量,具有宏大的诗境,给人以深思,给人以启迪。我以崔颢登黄鹤楼》为例:
        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剩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要想理解古人的诗意,不能以今天的目光和角度去审视,也不能光在字面上去了解,应穿过时空,尽可能触摸到作者当时的性情,应穿过字面作深层次透析。有人在网上作了这样的评释:“飞去的黄鹤再也不能复返了,唯有悠悠白云徒然千载依旧。汉阳晴川阁的碧树历历在目,鹦鹉洲的芳草长得密密稠稠,时至黄昏不知何处是我家乡?面对烟波渺渺大江令人发愁!”在我看来,这样的解释是完全按照字面照样画圈,没有作出深层次的透析。
从上述释义来看,崔颢的诗完全是一种写景抒情的形式。对这首诗,我有不同的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 崔颢的这首诗,除了写景抒情以外,更把登楼人的各种心态,表述得淋漓尽致。当你以阳光的心情登上黄鹤楼,你所见到的是: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,眼前是一片秀丽河山的美好景色。当你处于颠沛流离状况中,登上此楼,你的眼前是:“日暮乡关何处是”,乡关何处?该是浮想联翩,往事历历在目,联想到自己的处境,他乡游子会有无限的感慨。当你处于曲折或者压抑的环境中,登上此楼,面对浩淼江水,面对世事风云,此时此刻,从心底发出: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感叹。 从以上包含的内涵来看,可见崔颢的诗,诗境宏大、深邃,含义深刻,表达的艺术高超,以致传说李白登上黄鹤楼,目睹此诗,大为折服。由衷地感叹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学术探讨 (三)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汉字中,存在着一字多音、一字多义和一字多用现象,它源自古代的文言文。文言文是极具文学艺术造诣的,它把要表达的内涵简炼化,具有高度的概括性,这对后人的诗词创作,具有极大地影响。坦率地说,今人文章表达内涵的能力,难以与文言文相比。当然,这也和社会的现实情况有关系。经过我的深入探究,之所以会有文言文的产生,是因为在没有发明造纸技术以前,大量的文字还是靠竹简、木简、羊皮乃至绢帛来记载。存在着费用、使用、储藏等诸多问题。所以说,文字的简约和凝练对当时来说,是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   文言文的产生是中国古代一个伟大的发明,它使中国的文明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为中国悠久的文化打下了结实的基础,这种文风一直被沿用二千多年,直至“五四 ”运动以后,提倡白话文为止。虽然,在今天的文章里,已经很少见到文言文的形式,但文言文以其丰富、深厚的文化内涵,依然被今人所敬仰。

       我以《苛政猛于虎》一文为例:夫子过泰山侧,有妇道哭于墓者而哀。夫子轼而听之。使子路问之:“子之哭也,噎似重于忧者?”妇曰:“然。昔吾舅死于虎,吾夫又死于虎,今吾子又死于虎焉。”夫子曰:“何为不去也?”曰:“无苛政。”夫子曰:“小子识之,苛政猛于虎也。”从文中可以看出,用短短的几十个字,就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,其文字简约到不能再简约的程度。文中有:经过、对话、伤逝、哀妇,表述的人物形象丰满,最震撼人心的是让人明白了一个道理:暴政和苛税对百姓的伤害比猛虎还厉害!这种文学表达的方式,是用现代白话文难以做到的。由此可见,古人对文字的研究和用运,是何等的深透和高超。

      我们现在来讲一讲多音字和多义字:

   一、多音字与多义字、

       由于为了简约文字缘故,在文言文的实际使用中出现了许多通假字、多音字和多义字,并能一字多用。在辛弃疾的一首《西江月》词中就有通假字的运用:《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》 明月别枝惊鹊, 清风半夜鸣蝉。 稻花香里说丰年, 听取蛙声一片。        七八个星天外, 两三点雨山前。 旧时茅店社林边, 路转溪桥忽见。词中的“见”字并不是看见之意,而是出现之意,读音应为(现xian)。在狐假虎威的成语中,这个“假”字的真实含义就是借用之意,随着通假字的运用,一字多音、一字多义的用字也随之出现,而且到了极为广泛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 新中国成立以后不久,就对中国的文字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改革和规范,现可考证的中国文字、字符、符号等一共有8万多个,在这文字的海洋里,选择了五千多个较为常用的文字编撰在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新华字典》里,并用现代汉语拼音替代了用字符组成的古汉语拼音,但语音上还是绝大多数沿用古汉语拼音的语音。剔除了通假字,调整了许多字的字形和结构,简化了一千多个繁体字,合并了许多同音字。例:裏与里,壩与坝等,这两组字本来就同时存在于古汉语的文字中,其表达的文化内涵不同。“裏”的含义是:裏面,如房子裏、口袋裏等;而“里”的含义是:几里路、里程等,仅仅是作为量词使用。同样,壩与坝也一样,“壩”的含义是:拦水之堤;而坝的含义则是平地。出于简化笔画的目的,把两者定为简繁关系,与无法定为简繁关系的字,一起在派入的《新华字典》中注释了不同的含义。尽管如此,一字多音、一字多义的用法,还是被保留下来,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      我举两个最常用的字为例:“行(xing)”字。“行”字是属于典型的一字多音、多义之字,例:银行的行(hang)字,其意为部门或机构。一行行,其意为:一排排。行或不行,其意为:肯定或否定。行动的行,其意为:行为举止。又如:“难”字。为难的难是平声字,而苦难的难是仄声字,在平水韵中,两者分别派入在平声和仄声韵音里。凡此种种也不多作累举,只是作者在诗词的使用中,一定要分清字义,合理运用。      

   二、实字、中性字与虚字、

        汉语文字的词性分类很细致,有:名词、动词、副词、形容词、褒义词、贬义词、数词、量词、方位词等等,其细致的分类是在长期的使用的过程中,根据文字所产生的实际效果得出的结论归纳而成,因此说,前人付诸的心血将造福万代。

       1、实字:实字是指该字词性的肯定式 ,如山、水、日、月、春、夏、秋、冬等等,以名词为主的字,无论前面冠上什么词语,其词性依旧不能改变。例:高山、流水、明月、新春等。虽然,有的名词经过词语组合,其词义有所改变,如:“高风亮节”中的“风”和“节”,但其词性依然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 实字因为其具有不变的词性,在诗词中可以作为实词使用。大家都知道,无论是古人写的诗词、还是现代人所写的诗词,所押的韵脚,绝大多数都采用实词。其目的就是为了诗词的层次分明,表达的内涵清晰,达到理想的效果。我以苏东坡的《江城子》为例: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岗。”词中的f坟、面、霜、乡、窗、夜、岗是实字,实词的运用能使诗的脉络清晰,词语表达有理有据。增强了诗词的力度和气韵。

       2、中性字:中性字是指该字本身具有字义,经过词语组合,能改变其词性的字。中性词包括:动词、副词、形容词、褒义词、贬义词以及数字、量词、方位词等,这种定性与教科书中的语法和修辞方式有所不同。我举一例子:譬如“方”字。可改变为地方、无方、方才等,经过词语组合,它的词性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 中性字在诗词的实际使用最为广泛,因为其本身具有字义且具有词性的演化功能,它能使诗词内涵表达呈现丰富多彩的能力,通常也可以作为实词来替代使用。我以陆游的《 鹧鸪天 》为例: “家住苍烟落照间,丝毫尘事不相关。斟残玉瀣行穿竹,卷罢黄庭卧看山。       贪啸傲,任衰残,不妨随处一开颜。元知造物心肠别,老却英雄似等闲!”词中的间、关、残、颜、闲都属于中性词。中性词的使用改变了实字容易僵化的局面,使得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,诗词内涵的表达有了很大的拓展空间。只要词语组合合理、想象合理,诗词创作的内容是相当广阔的,是有很大的选择余地。如果要使自己的诗词出彩,还需要作者有把握和运用文字的能力。 

       3、虚字:虚字是指该字本身不具备含义,通过词语组合而产生含义的字。例:也、兮、以、那、矣、耶等等。通过词语组合,能使它产生词义。如:来兮、也能、可以、那里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 虚字在辞赋中运用比较普遍,它作为语气助词和同句或者上、下句的关联词,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,它使语句通顺,增强了语气的感情色彩。虚词在诗词中也有运用,例辛弃疾的《露天晓角》:“旅兴吴头楚尾,一棹人千里。休说旧愁新恨,长亭树、今如此!    宦游吾倦矣,玉人留我醉。明日万花寒食,得且住、为佳耳。”词中的此、矣、耳属于虚字。虚词具有强烈的感情色彩。如果运用得好,会使作品产生别有一番风味的感觉。在这首辛词中,对下片的含义我作粗略解读:宦游的生活我已经厌倦了,玉人留我同醉,况且明天是万花盛开的寒食之日,得有这样的时节,住下来,不是最佳的选择吗?词语表达显得新颖、生动,也让读者隐隐感到词中透露出的几分辛酸和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 虚字要想运用得好,其难度比较大,因为虚字的含义是依靠别人帮它成立,想在实际诗词中运用 ,还在于作者自己去把握,如果光想为了新巧,处理得不好,反而会弄巧成拙,成为败笔。

       三、诗词的语法与修辞、

       为什么有的作者的诗词显得平淡无味,而且难以改变,最关键的一条,是没有掌握好诗词的语法应用和修辞的方法。诗词的语法修辞,是写好诗词的重要一环,从中也包含了作者所具有的文学功底。写诗词既可以顺向思维,也可以逆向思维。不能固定在一个模式上,只有这样,才能使自己的作品不至于干涩、僵化。我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:

      “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”这是杜甫诗中的一联名句。按照正常思维,应是“鹦鹉啄余香稻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”。但是,杜甫巧妙地运用了倒装的句式,使句式变得生动活泼,读来津津有味。这不仅仅是为了符合格律的要求,而且能使语句变得丰富多彩,同时也展现了杜甫应用语法的高超水平,引人入胜。杜甫的这种倒装句的形式,就是诗词语法修辞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  “明月别枝惊鹊, 清风半夜鸣蝉。”这是辛弃疾的《西江月 夜行黄沙道中》用句,也是典型的倒装句式,非常形象生动。读来感觉词中有画,画中有声。充分展现了作者高超的语法运用水平,令人折服。

     “筑坝千秋业,水流万世勋。”这是Q群一位诗友写的《七律 三峡大壩》中的首联,读来感觉平淡。我建议他改两个字,改成:“坝筑千秋业,流生万世勋。”起句用倒装句式,对句用因果句式,这样一下子使诗境变得宏大,深邃起来,读来感觉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 语法修辞的方法多种多样,可以根据不同的体裁、不同的内容,采取不同的方式,我以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中精彩的句式为例: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”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句中有多字迭用。这些迭用字并没有阻碍诗的气韵,反而使诗的词语显得更加舒畅、大气、悠扬。由此可见,诗词的语法运用,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,是可以灵活运用的。虽然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的体裁与律诗和词不同,但是,作者可以从中汲取营养,提高自己的语法应用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在网上读到了成章先生用新韵写的一首诗:《七绝 —过老厂感怀》“ 陈砖老瓦旧窗棂,木匾涂漆又易名。最苦门前杨柳树,国营绿罢绿私营。”在这首诗里,深刻地反映出作者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大潮中,对时代的变迁有着最真切的感受。给人以小中见大、浅中见深的感觉,他把表象和实质贯穿在一起,深具艺术的感染力。最精彩的是两个“绿”字的运用,这是典型的转折句式。前“绿”者为国营厂的工人,后“绿”者为私营厂的打工,两字之间满载沧桑。这种用最平常的词语表达出深刻的内涵,实在令人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学术探讨      (四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诗与词是相同的文学形式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,严格来说,两者有较大的区别。下面我们作一些粗浅的探讨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商代是中国文字的发源地,那么,周代则是中国诗歌的发源地。根据文献记载,诗歌早在春秋时期已经出现,而词的出现则是在中、晚唐时期,两者相距一千多年。诗的最早形式是民间的山歌、俚语,童谣形式,通过一代又一代文人的修饰和锤炼,逐渐形成了《诗经》、《乐府》、 律诗、乃至词、曲的实际形式。现可考证的《诗经》是中国现存的最早的诗歌文集,而实际上,诗歌的形成远远早于《诗经》的记载。

 一、诗与词的演革过程以及不同之处、

      1、诗的演革过程

      最早的诗歌形式,除了民间的山歌、俚语、童谣形式以外,还跟礼乐、祭祀的唱诵有关,而这一部分与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随着宫廷礼乐、祭祀仪式的盛行,形成了一种礼乐、祭祀文化,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文化,才极大地推动了诗歌的发展。从没有文字的口口相传到有正式文字记载的大跨越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一位喜欢研究历史的人都会发现,周代是中国文明的发祥地。周王朝建立后的政治氛围,分封的诸侯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,对人才的渴求,在中国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它象一片肥沃的土壤,促使了孔子、老子、庄子、墨子、孙子等一大片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、军事家应运而生,众多的学术思想,使社会产生重大变革。直至今日,社会的思想意识、道德观念、军事理论等方面,依旧产生着深远的影响。虽然,周朝的分封制,最终导致了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,导致了内战而灭亡。但是,周代在中国历史上起着里程碑的作用,其所开创中国走向文明时代的历史功绩,是不可磨灭的。

     在《诗经》中记载的诗歌形式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那时的诗歌已成为一种文学形式。正处于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中。如诗经《丰年》中的描写:“丰年多黍多稌,亦有高廪,万亿及秭。为酒为醴,烝畀祖妣,以洽百礼,降福孔皆。”十分清楚地刻画了丰收后的情景与喜悦。如《噫嘻》中的描写:“噫嘻成王,既昭假尔,率时农夫,播厥百谷。骏发尔私,终三十里。亦服尔耕,十千维耦。”也十分清楚地讲述了宏大的劳作场景,从中也可以看出诗歌初级时期的形式。

     “乐府”原来是汉武帝时期的一个音乐管理机构,负责收集、整理民间的诗歌,由官方修正后配上音乐,以便在朝廷的宴庆和祭祀上唱诵。而后来的《乐府》却演变成一个时期所收集、记载的诗歌的总称。在《乐府》中记载的诗歌形式,年代跨越很大,几乎可以说是从《诗经》以后到格律诗形成的整个过渡时期,很具有代表性。我以《乐府》记载的《木兰诗》、《孔雀东南飞》和《秦妇吟》三篇代表作(选段)为例:

          A、宋郭茂倩收集的北朝民歌《木兰诗》: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。不闻机杼声,唯闻女叹息。问女何所思,问女何所忆。女亦无所思,女亦无所忆。昨夜见军帖,可汗大点兵。军书十二卷,卷卷有爷名。阿爷无大儿,木兰无长兄。愿为市鞍马,从此替爷征。”这首诗是被后世广为流传的各种《木兰从军》故事的原素材。我的目的不是去推究该诗的内涵,而是证明在这一篇叙事诗中,已经跳出了诗经的模式,初具了押韵、转韵等格律诗书写形式,但其词语的表达形式,仍受《诗经》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B、孔雀东南飞,五里一徘徊。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,十五弹箜篌(kōng hóu),十六诵诗书。十七为君妇,心中常苦悲。君既为府吏,守节情不移。贱妾留空房,相见常日稀。鸡鸣入机织,夜夜不得息。三日断五匹,大人故嫌迟。非为织作迟,君家妇难为!妾不堪驱使,徒留无所施。便可白公姥(mǔ),及时相遣归。” 《孔雀东南飞》的作者是谁,已无从考证。在这首长篇叙事诗中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由《诗经》山歌、散言形式向格律诗形式转化的明显痕迹。在走向格律诗体的道路上,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C、唐代诗人韦庄的《秦妇吟》“东邻有女眉新画,倾国倾城不知价。长戈拥得上戎车,回首香闺泪盈把。旋抽金线学缝旗,才上雕鞍教走马。有时马上见良人,不敢回眸空泪下;西邻有女真仙子,一寸横波剪秋水。妆成只对镜中春,年幼不知门外事。一夫跳跃上金阶,斜袒半肩欲相耻。牵衣不肯出朱门,红粉香脂刀下死。南邻有女不记姓,昨日良媒新纳聘。琉璃阶上不闻行,翡翠帘间空见影。忽看庭际刀刃鸣,身首支离在俄顷。仰天掩面哭一声,女弟女兄同入井;北邻少妇行相促,旋拆云鬟拭眉绿。已闻击托坏高门,不觉攀缘上重屋。须臾四面火光来,欲下回梯梯又摧。烟中大叫犹求救,梁上悬尸已作灰。”在韦庄的这首长篇记史叙事诗中,使我们清楚地看到:在刀光剑影、烽火连天的战乱环境中,百姓所遭受的深重灾难。秦妇:意为长安妇人。韦庄的这首长篇叙事诗,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,他的表述形式,完全脱离了《诗经》模式,以较为成熟的格律诗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。当然,长篇的记叙诗是不可能做到句句格律工整的,这需要读者如何去看待,如何去认知和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 从以上三篇《乐府》的代表作中可以清楚地看出,古人在长期的语句运用的实践中,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:五言诗和七言诗最适合语句的表达和高低起伏的气韵表达,这也为律诗(近体诗)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 2、词的演革过程

        现可考证的的词最早出现于唐代宗大历年间,是唐代张志和(约公元730年—810年)的《渔歌子》: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 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严格来说,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依旧是诗的形式,但其诗中出现了长短句形式,后世把有人张志和定为词的开山鼻祖。亦有传说是李白,(公元701年—762年)存有他的《菩萨蛮》:“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瞑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玉梯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。”这首词的作者是否是李白争议颇多,且无法定论。根据现有的记载,在整个唐代中,李白的诗中是使用长短句最多的作者之一,定李白为词的开山祖也不为过。在我看来,谁的词最早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使今天的许多作者了解了词产生的大概年代以及沿革过程,这才是最有意义的。下面我选择几首最具代表性词作,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出词的演革脉络。

     A、南唐后主李煜 (公元937年——978年)  《 破阵子》
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。凤阁龙楼连霄汉,玉树琼枝作烟萝。几曾识干戈?
一旦归为臣虏,沈腰潘鬓消磨。最是仓皇辞庙日,教坊犹奏别离歌。垂泪对宫娥。

     我们不去探讨李煜的词的历史背景和内涵。单从词的演革的角度去看,很明显,李煜的词是倚曲填词。在未为臣虏之前,李煜不知渡过了多少作曲填词,教坊奏唱的逍遥日子。如果对李煜的一生做个总结的话,那就是自种苦果,自饮苦酒,但其词作的艺术成就,也是不可否认的。我们也能从词中感触到那个时期词作已经十分流行的痕迹。

    B、欧阳修词  (公元1007年——1073年)   《浪淘沙》
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。垂杨
紫陌洛城东。总是当时携手处,游遍芳丛.。
聚散苦匆匆,此恨无穷。今年花胜去年红。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.。

    欧阳修之词,重气势而能流畅自然,词作清丽,承袭南唐遗风。欧阳修不但是文学家、文史家,象王安石、苏东坡等名家皆出自其门下。欧阳修的词虽然继承了南唐遗风,但其词是倚曲填词还是倚声填词,比较难判定。根据他的词作风格,不像是倚曲之作。我认为:在宋词诸家中,早就存在倚曲(曲调)与倚声(语音声调)之分,从而各自繁衍。但这只是个人的推断,查无详实的史书记载可佐证。

  C、晏几道词 (公元1030年——1106年,一说1138年——1112年)    《 鹧鸪天》
 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拚却醉颜红。 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
从别后,忆相逢, 几回魂梦与君同。  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!

      在晏几道词中,依旧留有倚曲填词的痕迹,读者不难看出词中的粉脂味,也不难看出宾朋聚会倚曲填唱的氛围。现可考证的是:在晏几道那个时期的词作的风气,以艳词为多,其素材大多来自酒馆楼舍乃至粉脂环境,这也许跟当时宋朝的政治氛围有着很大的关系,绝大多数的文人不敢触及时政。

  D、周邦彦词  (公元1056年——1121年)  《解连环》(商调·春景)
怨怀无托。嗟情人断绝,信音辽邈。信妙手、能解连环,似风散雨收,雾轻云薄。燕子楼空,暗尘锁、一床弦索。想移根换叶。尽是旧时,手种红药。         汀洲渐生杜若。料舟依岸曲,人在天角。谩记得、当日音书,把闲语闲言,待总烧却。水驿春回,望寄我、江南梅萼。拚今生,对花对酒,为伊泪落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邦彦的词,更是强调倚曲填词,在其词作中,多以注明曲调而著称。其人精通音律,根据记载,他创作了不少新的词曲和词牌。在周邦彦的词中,多以闺情、羁旅为主,亦有咏物之篇,其词作在当时具有较高的声望,其慢词和婉约词风对后人有较大的影响。

  E 、苏东坡 词(公元1037年——1101年)        《江城子》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、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,为报倾城随太守。亲射虎,看孙郎。
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
       词自苏东坡起,一改过去词坛的那种靡靡之音,走出了婉约派的圈子,开创了豪放之先河。我们从苏东坡众多的词作里,可以清楚地看出,在苏词里,已不再是倚曲填词,而是依照语音声调(倚声)填词了,虽然周邦彦比苏东坡晚出生,依旧坚持倚曲填词,从中也可看出,在这个时期,倚曲填词还是弃曲填词,有着一段相当长时间的争论,最终结果还是使得音乐远离了词作,宋词以一种新的文学形式立足于世,开创了词坛新的里程。从此以后,词的内涵、手法、风格千姿百态,使宋词走上了鼎盛时期。虽然,后世依然有不少的倚曲填词出现,但最终还是走向自然消亡。

   F、辛弃疾词(公元1140年——1207年)         《西江月》

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稻花香里說豐年,听取蛙聲一片。

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舊時茅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

        辛弃疾是典型的倚声派人物,他的词在宋代众多的词家中独树一帜,其词作不仅与苏东坡一起被后世公认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,更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被后世所称颂。他的词题材广泛,内容丰富,笔法精致。这首田园风光词,更是精妙绝伦,足以证明宋词在鼎盛时期的艺术水准,在中国的文学宝库中,增添了辉煌的一页。

    G、陆游词(公元1125年——1210年)           《 渔家傲》

东望山阴何处是。往来一万三千里。写得家书空满纸。流清泪。书回已是明年事。

寄语红桥桥下水。扁舟何日寻兄弟。行遍天涯真老矣。愁无寐。鬓丝几缕茶烟里。

        陆游的词风接近欧阳修,其词多以自然流畅的笔法呈现,一生留有象《卜算子》、《钗头凤》等不少名篇存世,颇受后世喜爱。世风导文风,自陆游之后,随着大宋皇朝的逐渐衰落,宋词从鼎盛时期开始走向 衰落,虽然后来也有不少词人、词作问世,但终究难与鼎盛时期相提并论。尽管如此,无论此后各朝各代的政治风云如何变幻,和唐诗一样,词以其独特的文学方式,已深深扎根于社会各阶层,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演绎至今。

3、词与诗的不同之处

         1、词是从音乐的唱词中脱胎而来。最早的词是依照音乐说唱的曲谱而填,故有填词之称,其目的是为音乐说唱服务的。早期词的地位与酒令等同,只是用于酒馆楼舍以及宾朋聚会、宴庆助兴之用,没有太多的文学含义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词风的兴盛及改变,使词逐渐脱离了音乐,成为一种文学形式流传至今。现存的填词图谱,并不是古词的曲谱,而是根据语音声调在该处应该用仄声字或平声字,没有音乐的成分。至于古词的曲谱是用什么样字符或者其他形式,已经失传,也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     2:绝大多数的词是以长短句形式,不同的词牌各有着不同的格律要求 ,而诗则是有一个固定的模式。无论是用平声一韵到底(五律、七律)或者用仄声韵(仄韵律诗)以及平仄互换作为韵脚的,多以五言、七言为主。虽然在唐诗中也有长短句形式,但这种形式是没有严谨的格律要求的。例:李白的《将进酒》: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!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------。”这并不是说李白不知格律,而是他超越格律的一种表达方式,足见其大成。诗的语句、用字表达有其局限性,而词正好弥补了这一不足,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3:词是可以根据作者不同需求来选择词牌的。作者构思的作品内涵属于高亢激越一类的,可选择《贺新郎》、《满江红》等词牌,比较明快的可选择《蝶恋花》、《采桑子》等词牌。比较婉约、含蓄的可选择《千秋岁》、《汉宫春》等词牌。但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有能力的作者也能把《满江红》等词牌写成幽默风趣的调式。

         4:词的语句运用有着很大的拓展空间,它突破了诗句用字的束缚。在格律的前提下,尽可能有更大的发挥余地。而且词是可以根据作者的需求进行句式调整的。例:李煜的《虞美人》: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       雕阑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  又如辛弃疾的《虞美人》:“夜深困倚屏风后。试请毛延寿。宝钗小立白翻香。旋唱新词犹误、笑持觞。         四更山月寒侵席。歌舞催时日。问他何处最情浓。却道小梅摇落、不禁风。”从中可以看出句式调整所产生的效果。语句的调整在众多的词家的作品中,各有不同的表现,也不多作例举。值得注意的是:在一首词中,不能有多处的调整,否则,那不是原来的词式了。

二、学习诗词的方法、

       学习诗词,掌握好的学习方法最为重要,它不但能使自己对诗词有一个深入的了解,而且能使自己的诗词写作水平得到较快的提高,有一个质的飞跃。谁都希望自己的创作水平得到很快的改观,但要做到这样提升并不容易。为什么有的作者的作品质量总是难以提高,最根本的一条是没有掌握好的学习方法。当然,说说容易做起来难,我自己就走过许多弯路,但也从中摸索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,现介绍如下,供大家参考。

      1、如何从基础做起、

       有不少喜欢写诗词的人,都知道基础最重要,只有扎实的基础,才会有好的诗词出手,好高骛远只是一种空想,最终反而会固囚自己。什么是基础?诗词的格律和基本概念就是基础。其实诗词的格律是固定的,学会并不是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  律诗有四种形式:即平起入韵式、平起不入韵式、仄起入韵式和仄起不入韵式。如果是五律,只要去掉前两个字,其形式还是在这四种之内。律诗还有四要素:即起、承、转、合。首联为起,起就是起句,起句一般以平稳为主,如果起句的语调过激,过高,就会使后面比较难承接,这就象唱歌一样,起音过高,就会缓不过气来。起句的作用就是为整诗的结构布局定下基础。胸联为承,承就是承接,不但要承接上联的含义,而且要与上联的含义表达连接紧凑,过渡自然。腰联为转,转就是转折的意思,既要与上两联有不同内涵的表达,又要做到与上联焊接得体,气韵贯通。尾联为合,合就是收合。无论你的前几联的内涵拓展得多宽,必须要收合拢来,否则就散了,会成为败笔。当然,有能力的作者也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只是在最后一句才收合,这就要看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律诗为什么要有起、承、转、合?诗词为什么要讲究平仄?其目的就是要使整篇的诗词,有一个高低起伏的语音美感,有一个抑、扬、顿、挫的艺术效果。古人发明的诗词格律,在我看来,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。只要我们理解和掌握了这些基础知识,掌握了这些方法,写诗词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   写诗词还要注意整篇的语句布局,做到结构紧凑,层次分明,条理清晰,气韵贯通,更要紧扣主题。不能东说一句,西说一句,显得没有层次。初学的作者,尽量不要把内涵放得过开,收合不当会象一盘散沙,难以让读者喜欢。

       词的格律繁杂,不同词牌的格律要求都不相同。我们还是应从繁杂中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写词应先易后难,在基础还不扎实情况下,不要对自己的要求过高。先从小令着手,逐步走向中长调,不断地学习他人的长处并能持之以恒,就能取得非常明显的学习效果。

      2、如何记住平声字和仄声字、

       很多时候,诗词的平仄用字困住了作者的手脚,为了合律,不得不经常去对照韵书,以至经常打断作者的思路。其实要记住平仄用字,也并不是一件难事。我自己也曾为记不住平仄而苦恼过,后来干脆把韵书作为练习硬笔书法来练,每字一行,抄写了三遍,居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基本上记住了平仄,写诗词再也不用去对照平仄用字,只是碰到不太常用的字,偶尔才对照一下,有兴趣的诗友不妨也可试一下。

     3、如何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、

     要想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,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很多,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正所谓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就是这个道理。初学诗词的诗友,要想尽快地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,除了多读多写以外,还可以采用临摹法,就象学习书法一样,选择自己比较喜欢的诗词,进行临摹修改,每句先换上一二个字,逐步地把所有的语句,换成自己的句子,然后再对原诗词进行比较,检验自己所修改的诗词存在的差距和问题,再反复修改,反复推敲。这样,不但能从古今方家的诗词中激发灵感,丰富词汇,还能较快地掌握诗词写作的基本方法,既能学习到古今方家在诗词中语句用运的技巧,夯实自己的基础,又能避免自己走许多弯路。我的几位诗友在我的建议下,采用了这种方法后,收到的学习效果是非常明显的。

    

 、诗词方向的选择与定位、

        有不少初学诗词的作者,见到喜欢的诗词都想学,都想写,这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牵涉面过广,反而会效果不佳。要知道,诗词的写作是由浅入深的。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词汇积累的过程,语句组合应用过程,对诗词的理解和认知过程,如果想在短时期内创造奇迹,那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 选择诗词的方向,对初学者来说十分重要,它能避免自己走许多弯路。如何选择方向?就要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诗词。诗词有许多派别,最主要的有两大流派:豪放派和婉约派。在这大的流派中,又分许多支系。如:边塞派、田园派、山水派等等。虽然,许多古代豪放派的作者,也有一些婉约的诗词作品,但其主线始终没有改变。因此,在学习诗词时,应根据每个人的性格不同,喜好不同,对诗词适应的程度不同,把自己的诗词定位于哪一种类型,这种取决在我看来是一条直径,久而久之就会形成自己的风格。当然,另辟蹊径更值得称颂的。

     结束语:

        写诗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今天你创作出一首令人满意的作品,并不等于明天的作品都能使你满意。除了兴趣以外,也是一种毅力和意志的考验,何况诗词的质量是没有止境的。不要以为杜甫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李白被后人称为“诗仙”,在他们耀眼的光环后面,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!所以说,坚持是一个方向,努力是必备的条件,悟性是一种境界,只要具备这三方面素养,每个人都能写出好的诗词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
      


     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4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